欢迎来到VV小说网!

VV小说网

第924章 活体实验

作品:雪狼出击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钟表

    这几个看守可是最清楚这间屋子里面发生的事情了,互相使了一个眼色,就都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林松搀扶着张飞宇还有那个老博士法克斯。

    “你们两个的胆子真大,敢留下来,那就帮我一下,做我的助手吧。”

    法克斯摘下橡胶手套,对林松他们说道。

    “法克斯博士,您离家十年就不担心亲人的想念吗?”

    林松对于人情世故,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利用人性的弱点来攻击眼前的这位老博士。

    说到了亲人,老博士的眼睛湿润了,但是让林松失望的是,法克斯并没有难过很久,继而笑了。

    “哈哈哈,我给家人赚足了钱,下辈子他们也花不完,而且他们此时还以为我就在他们身边。”

    法克斯倒不是信口开河,而是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我明白了,原来他一直在扮演您,怪不得那么像呢。”

    林松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里面的道理,似有所悟的说道。

    “嗯,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法克斯被林松的笑声,给搞懵了,一种本能的预感让他似乎有些不舒服。

    “这个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林松说着,就从兜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型的笔记本,当笔记本掏出来的那一瞬间,法克斯脸上的笑容就如同灿烂的岩浆遇到了冰冷的海水一样,瞬间凝固在苍老的脸上。

    “这,这怎么会在你这里?”

    法克斯万万没有想到,这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笔记本会在林松的兜里。

    “一个自称是法克斯博士学生的人临死之前交给我的,临断气前,他告诉我说,这里面记载了所有的秘密。”

    林松说着就把笔记本翻开,让法克斯看里面的内容,却是空无一物。

    虽然白纸一堆,但是法克斯还是表现出来少有的激动。

    “当然,如果你真的能够读懂里面带给你的信息的话,那么我就承认你是法克斯博士。”

    林松继续说道,不过此时的林松已经很有把握确定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真正的法克斯博士。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一项发明,书写内容的液体,只有我和我的学生才会配置,所以也只有我才能看到里面的内容。”

    法克斯激动地说道,他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那本多年前亲手交给学生的日记本。

    还记得的当时法克斯再三叮嘱,一定要如实的记载发生的事儿,不管是实验还是有关博士身边的亲人发生了什么,当时法克斯就有一种预感,这将是他获得外界信息唯一的渠道。

    而他的学生也是聪明至极,当时虽然听的是一头雾水,但是随着后来和假法克斯接触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儿,结合恩师临走前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就如实的将身边的事儿记录了下来。

    不用问也知道,法克斯的学生已经觉察到身边的那个法克斯是一个假冒者,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带领着众多的法克斯追随者以前前来冒险的原因。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还是全都交代在这片广袤的大沙漠里面了。

    法克斯立刻转身配置所需要的溶液,屋子里只剩下林松还有张飞宇和甘雄天三个人。

    “剑王,我是林松,利剑小队的现任队长。”

    林松此时已经忘记了法克斯的忠告,他看甘雄天如此凄凉的近况,心痛不已,凑在甘雄天的耳边说道。

    不管是不是林松的原因,反正正处在昏迷之中的甘雄天被唤醒了。

    “吼。”

    就这么一嗓子,就让林松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存在,很显然此时的甘雄天早已经不是利剑小队的前任队长那么简单了。

    “老队长是怎么了?”

    张飞宇也是吃惊的看着有些令人恐怖的甘雄天,此时的甘雄天使劲儿抖了抖胳膊,束缚在胳膊上的铁锁链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要不是这些材质,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上等精铁,早就被体力巨大的甘雄天扯断了。

    “队长,我是利剑小队的现任队长林松,您难道忘记利剑小队了吗?”

    林松不甘心的继续说道,想让甘雄天想起来他可是华国的特种部队的成员,引以为傲的特战分子啊。

    可是让林松失望的是,甘雄天不但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就连林松的话,他也听不懂。

    “吼。”

    低沉的嘶吼声,不断地从甘雄天的喉咙里翻滚着传来,就仿佛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特别是那双沾满了血丝的眼睛,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好像和甘雄天充满了仇恨一样。

    甘雄天看待林松的目光,跟野兽盯着猎物毫无二致,看来林松已经成了他眼里的猎物了。

    “队长,老队长这是咋的了,咱们怎么办?”

    张飞宇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看到甘雄天似乎已经不是人了,就像是森林里面的野兽,也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要捉急,让我想一想。”

    林松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遇到这种事儿,以前遇到的活死人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射杀也就射杀了,可是眼前的甘雄天可是自己这次任务的目标啊,怎么可能说杀就杀了呢。

    但是总不能把一个不是人的人给带回去吧,那样的话对于国家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财力上,都不应该那么做。

    “吼。”

    甘雄天忽然发出了一声狮吼般的吼叫,身子也是来了一个猛冲,要不是被铁锁链紧紧地束缚着,一个猛扑就已经把林松扑倒在地了。

    腰际的铁皮带也因为甘雄天猛地一扑,而赫然从中间断裂开来。

    足可见此时的甘雄天具备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呜呜呜,是我害了你们,我该死,都是我糊涂啊。”

    就在林松和张飞宇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前任队长的时候,法克斯哭着走了出来,一双老眼哭的跟红肿的杏仁一样。

    林松再一看法克斯手里拿着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而且有很多文字都是他不认识的,就和一开始见到过的那种奇怪的符文很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