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VV小说网!

VV小说网

第1501章 琢磨不定

作品: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  分类:  |  作者:两岸鸳鸯

    “如果司少认为这是在赌的话,那就是了吧。 ”

    听到司律痕的声音,君辰寒勾了勾唇,随即便淡然的说道。

    “这样啊……”

    听到君辰寒的话,司律痕的唇角渐渐地扬起了一抹笑容,却除了这样淡淡的一句话,没有再说什么。

    “辰寒,你到底在说什么,你……”

    君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君辰寒给了他一个眼神,看到君辰寒的这一个眼神,随即君望便闭了口。

    仔细想了想君辰寒的话,这样的话,好像是在为君家老宅争取机会呢。

    是的,他承认,司律痕很是厉害,势力也很庞大,但是厉害到,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得到君家的老宅,这一点,他还真的有点不相信。

    所以,刚刚君辰寒这样说的话,那就好理解了,如果司律痕没有在一个小时之内得到君家大宅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一个小时之后,司律痕便不能再打君家老宅的主意了。

    当然前提条件是司律痕和君辰寒他们打的赌是这样的。

    想到这一点,君望便急忙朝着司律痕看去,此刻他是真的希望司律痕能够答应这个赌注。

    “所以,司少是打算赌还是不赌呢?”

    这一次,君辰寒再次开口了,化被动为主动。

    “我还真是没有跟别人赌过什么,既然君大少爷这样说了,那么就不妨说说,君大少爷到底想要赌什么呢?”

    闻言,君辰寒的眉梢掠过一丝喜色,但是很快这抹喜色也被他快速的遮掩了。

    随即君辰寒便再次恢复了淡然,紧接着君辰寒便再次开口了。

    “我想赌的是司少一个小时之内得不到君家老宅的地契。”

    是的,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司律痕跳进他所挖的坑里面,而且以他对司律痕的了解,司律痕还是有些自大的,所以这样的陷阱,他是极有可能会掉进去的。

    “那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内拿到了君家老宅的地契如何呢?拿不到又如何呢?”

    此刻的司律痕握着流年的手指,细细的把玩着,似乎对于君辰寒的话并没有多做其他的考虑,也没有抬头去看君辰寒此时的表情。

    “如果司少一个小时之内拿不到君家老宅的地契的话,那么司少在以后的日子里也不能再打君家老宅的主意,更不能打君家任何东西的主意。”

    说到这儿,君辰寒望了司律痕一眼,随即便继续说道。

    “如果司少在一个小时之内拿到了君家老宅的地契,那么我们绝对不会再多说什么。”

    话落,君辰寒便再次看向了司律痕,却发现此刻司律痕除了嘴角带着一丝的笑意,其他的表情都没有。

    看到这样的司律痕,君辰寒的心里开始有些不确定了,他不确定司律痕是否会答应这个赌注。

    就连在一旁的君望,也无比紧张的看向了司律痕,虽然他已经在极力的压制着从此刻自己的紧张和担心了。

    “这样啊,可是这样我岂不是很吃亏,君大少爷应该清楚一点,我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

    在君望和君辰寒的紧张等待中,司律痕终于缓缓地开口了。

    可是一开口,却并不是君辰寒和君望两人所要的答案。

    “那依司少的意思,想要怎么赌呢?”

    很快,君辰寒便再次开口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这样赌,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我得不到君家老宅,那么我就永久不打君家老宅的主意,以及君家任何东西的主意。”

    说到这儿,司律痕终于抬眸看向了君辰寒,嘴角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随即司律痕便再次缓缓地开口了,“如果我在一个小时之内得到君家老宅的话,那么我还要另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君望和君辰寒几乎同时开口,为什么他们会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呢?

    “君家的祖传之宝!”

    司律痕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同时让对面的两个男人猛地愣住了。

    “什么?这不可能!”

    “什么?这不可能!”

    反应过来之后,君辰寒便和君望想都不想的开始拒绝,这个怎么可能?

    “这样啊,那看来今天的这个赌是打不成了。”

    话落,司律痕不轻不重的捏了捏流年的手,随即便拉起流年就要离开。

    “管家,送客!累了吧,我们上去休息一会儿。”

    毫不犹豫的说完这句话,司律痕牵着流年的手便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

    “司少,您先留步,您先留步!”

    君望一个上前,就挡住了司律痕的去路。

    “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什么事情的话,慢走不送。”

    话落,司律痕拉着流年便绕过了君望,再次朝着前面走去。

    君望见此,咬了咬牙,急忙回到君辰寒的身边。

    “辰寒,现在怎么办啊?”

    君望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着君辰寒。

    君辰寒并没有回答君望的问题,就只是紧紧地盯着司律痕的背影,仿佛要将司律痕的背盯出一个洞来。

    就在司律痕和流年快要走到电梯旁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君辰寒的声音。

    “好,司少,我就跟你打这个赌!”

    君辰寒掷地有声的声音落下的同时,瞬间让身旁的君望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君辰寒。

    “辰寒,你怎么能够?怎么能这样?”

    君望的声音带着颤抖,带着惊讶,还有害怕。

    仿佛没有看到君望的这些所有的表现,君辰寒就只是盯着司律痕的背影。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司律痕缓缓地转过了身。

    双眸看向了不远处的君辰寒,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君大少爷确定吗?”

    “确定,不过我们先要签订保证书。”

    是的,这才是关键,他不相信司律痕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搞定君家大宅。

    就算有可以搞定的概率,那样的概率也是很低的,所以其实他赢的几率不是更大吗?

    所以,他为什么就不能和他赌一把呢?

    “保证书啊,这个是可以的,五分钟之后,你们就会见到保证书。”

    话音刚落,司律痕便拉着流年,再次转身来到了门口处的长凳上,随即两人便坐了下来。

    “流年,我们先在这里坐一会儿,签完保证书,我们就上去。”

    闻言,流年便点了点头,乖巧的坐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

    看着这样乖巧的流年,司律痕抬手摸了摸流年的发顶,随即便什么话也没有说。

    “司少,你所说的一个小时,是从你打电话让电话那头的人搞定君家大宅的那一刻的时间算起对吧。”

    也许他这样说,多多少少有些耍无赖的成分,但是,面对君家大宅的所有权,他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今天他宁愿这样厚脸皮一次。

    听到君辰寒这样说,君望的双眸立刻亮了起来,虽然他也觉得君辰寒这样说很不地道,但是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随即君望和君辰寒便一起看向了司律痕,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耍了无赖,司律痕不是傻子,又岂会不知道。

    所以在君辰寒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同时都捏着一把汗,生怕以司律痕哪种不吃亏的个性,会不同意。

    如果到时候司律痕真的不同意的话,相信就连他们自己也是毫无办法的。

    所以,此刻司律痕是否会同意,对于他们就显得尤为的重要了。

    闻言,坐在司律痕身旁的流年,不由得皱了皱眉,先不说一个小时是不是能够得到君家大宅,就君辰寒刚刚所说的,从司律痕打电话的那刻起,这一个小时就已经开始了。

    这样不是讹人吗?也太不公平了吧。

    流年正要说什么,便察觉到司律痕握了握她的手。

    随即司律痕对着流年展颜一笑,紧接着便缓缓开口了。

    “君大少爷觉得应该这样算时间吗?”

    听不出此刻司律痕话里的真正意思,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君辰寒便开口回答了司律痕的问题。

    “我觉得应该这样算时间,这样对于司少对考验自己属下的办事能力也有所帮助不是吗?”

    一旁的君望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够让司律痕快点点头答应,但是听到君辰寒的话后,君望便开始一个劲儿的点起了头。

    闻言,司律痕笑了笑,再次对上了君辰寒的双眸,眼底没有任何的波澜。

    随即便勾唇一笑,轻启薄唇,“好啊,那就如君大少爷所说,就从我打电话的那一刻起算起吧,不过,到时候,如果你们赌输了的话,可不要赖账就好,我这个人可是相当不喜欢麻烦的事情的。”

    话落,司律痕便收回了目光,给了还在震惊中的流年一个浅浅的微笑。

    流年知道司律痕的这抹微笑是在安慰她,告诉她没事的。

    看到司律痕的这抹微笑,当下,流年便放下心来了,她相信司律痕,相信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随即流年也对着司律痕微微一笑,两人都是相顾一笑,却都没有开口说什么。

    看着二人的互动,君望和君辰寒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担心。

    他们是希望司律痕能够答应他们所说的,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律痕会答应的这么的爽快。

    一时间,他们真的有些担心了,不知道这到底是司律痕自负呢,还是司律痕他有其他的打算,这一点,君望和君辰寒彼此都是摸不着头脑的。

    但是虽然担心,心里却还是开心的,至少这样的话,他们的胜算就大了一些不是吗?

    很快,司律痕的随行秘书就拟定好了一份保证书送来过来。

    司律痕和君辰寒双方,看了一眼保证书,不,准确的来说,是君辰寒一方,仔仔细细的将保证书了一遍。

    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司律痕就只是扫了一眼,随即便将自己的名字签上了,签上名字的同时,双方都按了手印。

    随即,在接下来的四十二分钟的时间,他们便耐心的等待着。

    对于君辰寒和君望来说,这一分一秒,对于他们都是有点煎熬的,因为他们真的不清楚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虽然胜算对于他们来说大一点。

    但是万一呢,人总是会怕万一这两个字,所以不到最后一秒钟,他们谁也没有办法安下心来。

    而相较于君辰寒和君望的担心焦虑,此刻的司律痕倒显得从容不迫极了。

    好像他并不将这场赌注放在心上,又好似他完全有胜算的把握。

    对于这一点,君辰寒和君望他们谁都看不懂,因为看不懂,心才更加的悬。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但是仿佛一记重锤,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君辰寒和君望的心上。

    “流年,累不累,要不要我们上去休息一会儿?”

    相对于这场打赌,司律痕还是最在意的是流年。

    闻言,流年摇了摇头,“不累,才吃完早餐没多久,要不我们先去花园里转转吧。”

    对于流年的所说的话,司律痕向来是不会拒绝的。

    “好啊,那我们走吧,先去散会儿步,今天的天气也难得的这么好。”

    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人便已经站了起来,就要朝着门外走去。

    可是才刚刚走了一步,就见君辰寒先他们一步,伸出自己的双臂堵住了司律痕他们的去路。

    “君大少爷这是意欲何为?”

    “我才想问,司少这是去哪,时间没到之前,司少哪里都不能去。”

    现在的司律痕去哪里,都成为了他所担心的问题,不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他真的担心司律痕会耍什么其他的花样。

    “这件事情恐怕不能由君大少爷来管吧,保证书里可没有写,有限制行动这件事情。”

    淡淡的说完,看不出此刻司律痕到底是生气还是什么。

    “可是我觉得司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看来,君大少爷是不想让这个赌注再继续进行下去了,我自己的家里,居然还有人敢限制我的行动。”

    话落司律痕便笑了。

    “不对,应该这样说,居然有人敢限制我的行动。”20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