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VV小说网!

VV小说网

4152 喘息机会

作品:狼与兄弟  |  分类:bckbet官方下载奇幻  |  作者:纯银耳坠

    现在依旧是再院长办公室内,南天机揉着自己的额头,声音不大“怨休那边的怨畜没有多少了,估计再来一次都不够用的了,兄弟们扛过这一次之后,又有不少受伤的,刚刚清理了战场,这一次不算茅草他们那批人,还有战斗力,能打的,五十多个人吧,他们不用多来,再来这么一批人,咱们横竖都守不住了。”

    “受伤了,不能打的,就留在医院疗伤,还能打的,就准备布防,他们爱来多少人来多少人,就算是千军万马来了,我也不走,至少在守三天,三天以后,看看情况,看看我这些兄弟,能不能暂时脱离危险期,离开医院,若是三天之后还不行,我就接着守,总之,不管外面再怎么乱,医院这里,必须要还是一块净土,除非我死了。”

    王赢十分的坚定,南天机知道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服王赢,所以他只是从边上叹了口气,笑呵呵的说道“看起来现在姓杜的和瓦努奈,两个人还没有达成协议,我们这边既然不走的话,那所有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他们两个晚点达成协议了,他们谈判的时间越久,对我们来说越有利,这要是他们直接就谈判好了,杜将军放开那边的羁绊,目光盯在咱们身上,那咱们也就完蛋了。”

    王赢压根也没有听南天机说话,从边上拿起来一支烟就给自己点着了,整个人的表情,还是相当的平静,他歪着个脑袋,一股子大哥的气势

    太阳缓缓的升起了,大金殿的阳光明媚,气候宜人,度假区内的山美水秀,让人心旷神怡,瓦努奈坐在房间阳台外面的一把春秋椅上,悠闲自得的正在欣赏着不远处的风景,他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全都是昨天晚上关于民安小镇战况汇报,其实已经非常详细了,瓦努奈的第一谋臣叫敏摩尔,他四十多岁的年龄,聪明机智,智商极高,当初利用空钦弩和罗巴单登,分裂杜氏派系,就是出自此人之手,他深受瓦努奈的信任,几乎瓦努奈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争取一下敏摩尔的意见。

    不管如何,昨天晚上杜氏派系损失了一个加强团的兵力,两千多人,这也不是闹着玩的,最主要的,是这事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这是王赢做的,瓦努奈就更加的开心了,就在这会儿,敏摩尔从外面进来了,他现在再瓦努奈这里,是有很多特权的,也是知道敏摩尔过来了,瓦努奈从边上笑了起来“敏摩尔,你真是够有远见的,罗巴单登也不差,当初听从你们的建议,这还真的是听对了,把王赢这小子留一条命,现在一下给姓杜的带来了这么大的伤亡,而且这个情况下去,这两条狗,看起来还得继续狗咬狗啊,哈哈哈,咬死一个少一个!”瓦努奈显得十分的开心。

    “王赢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能咬杜将军一两口了,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阁下,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现在姓杜的已经做好了要开战的准备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才没有功夫搭理王赢呢,现在真正危险的,其实是我们,如果我们和姓杜的不能达成一致的话,那姓杜的,这一次一定会真的动手的,那我们国家就彻底混乱了,百姓将民不聊生,而且,就目前双方的兵力部署情况来看,我们纸面的势力,是弱于杜氏派系的,如果是实战的话,我觉得我们和他们相差的会更多,杜氏派系这些年没有闲着,度鬼,平道,杜砂,黄积勋,楠汐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硬实力派,杜将军更是老谋深算,这些人都着充分的实战经验,但是我们这边,除了褚冬将军和赵寒将军以外,他们手下可以拿得出手的人都很少,真打起来,不容乐观啊。”

    “我们代表的是正义,姓杜的代表的是背叛,我们还有广大的民众支持,我们不一定就不乐观,更何况,并不是我想打,是姓杜的逼人太甚,他已经把我逼到极限了,如果这一次我再全都顺从了他的心思,那他以后做事情,将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太过分”

    “已经冷静了一晚上了,您还这么看待这个问题吗?”敏摩尔从边上叹了口气“瓦努奈阁下,这个国家,是您的,如果您觉得,您愿意冒着这个风险,那我一定誓死相助,但是您要做好失败的准备,您若是败了,不光是您一个人,连带着您所有家族,包括我们所有人在内,一个都好不了,所以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战斗,其实说白了,我们都是输得起的人,您是输不起的,您若是输了,那一切后果,不用我说了吧?虽然咱们不一定就会输,但是我一直认为,这种时候,就与杜将军开战,是极其不理智的,他们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而我们没有,他们势力占优,我们也处于弱势,若是真的一个开局打不好,我们这里在出一两个拉苗通这样的人出来,那就完了。阁下!”

    敏摩尔到底是老谋深算“您看姓杜的打罗巴单登大营的时候,他藏了多少后手,连罗巴单登的参谋长,都是姓杜的人,那您可想而知,我们身边的人能不能全信,这些年,咱们往杜将军身边没少安插眼线,那你觉得他能少往咱们身边安插眼线了吗?我甚至于觉得,再您刚上位的时候,闹不好你身边就已经有杜将军安插的眼线了,这个人未雨绸缪,精打细算,太难对付了,忍字头上一把刀,让您忍,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忍,也是一种策略,人这一辈子,谁能一帆风顺,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忍得住破茧成蝶的痛,才能承担起高飞的美。”

    “说实话,咱们已经过了最应该动手的时候了,如果当初空钦弩和罗巴单登都在的时候,您再那个时期能听取我的建议,长痛不如短痛,能下决心对付姓杜的,直接开战,内部让空钦弩和罗巴单登遏制姓杜的,外面褚冬赵寒左右开弓,提前做好战斗准备,再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的话,那个事情拿下杜江觉得希望是很大的,但是那会儿你不干,害怕伤元气,那个机会过了,现在这个机会再动手,确实是很不明智的。”

    “姓杜的说一不二,说得出来干得出来,如果这一次我们不答应他的条件的话,他真的开火动手了,赢了自然更好,输了,最惨的,还是您,您豁得出去能赌吗?值当吗?就算是忍了他又能如何呢?他都多大了,还有几年的活头啊,换句话说,现在罗巴单登分散的部队,还没有被咱们的人接管呢,这种时候打起来,确实很不理智啊。”

    敏摩尔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想要尝试说服瓦努奈了,但是昨天的时候瓦努奈太生气了,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索性他也什么都没说,让旁人劝了劝他,结果晚上发生了王赢再民安小镇血洗杜氏派系一个加强团的事情,瓦努奈这会儿开心了,而且气头也不大了,敏摩尔挑着这个时间,来说服瓦努奈,瓦努奈信任敏摩尔是有原因的,这敏摩尔确实是聪明机智,老谋深算,看待事情问题,看待的特别的准,说话也很有道理,挑选时机,挑选的也好,果然,敏摩尔这一番话说完,瓦努奈明显的有些松动了,他从边上叹了口气“可是如果一切按照姓杜的提议,我有点太对不起罗巴单登将军了。”

    “对不起也是暂时的,目前形势所逼,只能如此,日后我们夺回主动,收拾掉姓杜的以后,再给罗巴单登将军平反,再给他无上之高荣誉,我相信依照罗巴单登将军的性格,他一定会理解的,别忘记了,他对于王赢的仇恨值也不少,再那种危急时刻,他最后能放手放了王赢,这说明罗巴单登将军,也绝对是一个心胸宽阔顾全大局的人,而且说实话,现在的情况你没有看出来吗,若是我们和姓杜的开战,那罗巴单登下属那几只人马,最先得完蛋,他们都处于杜氏派系的包围之中呢,我们给姓杜的想要的,让姓杜的把这些人放出来,这也算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我们还能增长不少势力。”

    “这一次的坎儿过去了,我们再好好的准备准备,让褚冬和赵寒扩建军队,就算是一天两天我们赶不上他,那还能一直赶不上他吗?对于杜氏派系,我们别想一口就把他吞了,得一点一点的,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咬,就好比这一次,王赢一口咬掉他两千多人,他能不难受吗?他现在恨王赢也恨得牙痒痒,无非就是腾不开手,咱们若是和他达成协议了,他接下来一准去招呼王赢,那王赢那个人的性格,这姓杜的敢去招呼,别管多少人,他王赢都得咬他,咬掉他多少算多少,反正咱们没有损失,日后凡是有机会蚕食他的,我们就蚕食他,凡是有机会加强我们的,我们就加强自己,一天两天不行,一两年两,三年五年,不多说,三五年之后,姓杜的多大了?搞不好他哪天走着走着暴毙了,这都是有可能的,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不建议全面开火,劳民伤财,还更有可能让外部势力趁虚而入,我建议冷静,忍让。”

    瓦努奈听着敏摩尔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比他们现在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劳民伤财的就与杜将军决一死战,要好得多,毕竟他还得治理一个国家,考虑一个国家的发展,这姓杜的,就只要考虑把他推下台,拿下褚冬和赵寒就可以了,想到这,瓦努奈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真憋屈,好久没有这么憋屈过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瓦努奈阁下,我们慢慢来吧,风水轮流转,姓杜的已经到了风蚀残年的地步了,蹦跶不了几年了,我们忍忍吧,但是我们今天不能给他答复,必须再拖他一段时间,想多拖也不可能,至少也得拖到明天吧,这样一来,不管如何,能多给王赢一天的喘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