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VV小说网!

VV小说网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论筑城术的颠倒应用

作品:天国的水晶宫  |  分类:网游动漫  |  作者:流血的星辰a

    李斯特和艾利欧特,才刚年满二十岁的两个年轻人,但由于一个是正太一个是萝太,说是高中入学生都是有人信的。此时的他们,正率领着一大群平均年纪至少比他们大上十五岁的战斗法师们,在天桥岛便开始构绘法阵。

    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正在两侧踏龙桥边冲着第一和第二军团进行试探性射击的艾明的部队,蔷薇军团的全员都停止了前进。

    一时间,这整个群岛组成的广袤战场上,除了两侧的战况还算激烈,双方中军的主战场上,竟然出现了一时间的“和平”。

    “这是要做什么?”门修斯元帅狐疑地看着勾画法阵的对方施法者们,心想自己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就是没见过这种操作。在那里列阵的施法者至少有个二三十人了吧,那应该是第四军团常设战斗法师的大多数成员了。这种宝贵强悍,却又脆弱的兵种,不放在普通杂兵的重重保护之中,却冲到第一线是要干什么?

    有妖气!门修斯对自己说。

    “元帅,是不是要让神机队现在出动,抵近攻击。”尤弥尔上校问道。

    “不……还不是时候。”门修斯元帅面无表情。

    “可是,呃,下官失礼了。”

    尤弥尔上校觉得自己再说下去就会丢工作了,却不知道门修斯元帅想的却是,如果女神保佑这一关真能跨过去回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蠢货发配到卡德加岛上去养大嘴蛙。

    还是让一部人去试探一下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门修斯盘算着。然而,还没有等到他下达这个条命令,前线便有一部大约五六百人的兵马直接脱离了阵列,向着岛东侧边缘便跑步过去了。

    元帅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是约安和亚斯华的部队,那对维兰巴特家的双胞胎兄弟。”尤弥尔上校赶紧道。

    贵族领主的私兵、领地征召兵和佣兵们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就是这么一个操性。其军队的部署单位并不是编制鲜明人员配置完善的师团营连排,亦或是古典一点的军团旗团联队大队什么的。某一家甚至某一位领主带来的部队集群便是一个独立的作战单位了,它到底有多少人,是什么样的兵种配置,装备、训练和讲究士气如何,最后又有多少战斗力,全都只是玄学。

    当然了,那五百人毕竟属于门阀之首的维兰巴特家,他们的私兵装备和训练都不错。带队的约安和亚斯华兄弟也是受万众瞩目的青年施法者,紫罗兰家的嫡系……然而,以上的一切都不是他们在战场上自行其是的理由。

    “让他们马上归位!”元帅低喝道。

    早已经有见机得快的传令兵迅速过去了,而尤弥尔上校则赶紧道:“他们是在钢铁蔷薇堡殉职的伊肯·维兰巴特中将的儿子,所以……”

    所以是一定是想要替父报仇吧?那我给他们机会,遵循古典的施法者礼仪,提着法杖走到阵前,堂堂正正地去挑战陆希·贝伦卡斯特如何?反正他们两个今年也二十岁了吧?对手也大不了他们多少,实在不行就一切上咯,也不算人家以大欺下嘛。

    陆希·贝伦卡斯特一定会同意的吧。

    元帅用眼神逼视着自己的副官,后者默默地将头垂了下去,之后所有的话便在也说不出口了。

    我都说了那么多了,对得起您二位请我吃的那几顿大餐还有大前天晚上的那个小嫩模了。两位公子,一切就请你们自求多福了。尤弥尔上校想。

    还是把这个蠢货赶到狱门岛去看北国风光吧。元帅想。

    这两位维兰巴特家的少爷确实是要自求多福了,因为他们的行为成了不少人的榜样。在传令兵赶到阵营之前,又有好几个小团体离开整体阵列,随着他们而去。

    门修斯元帅最不想见到的情况终究还是发生了。当然,不幸中万幸是,那些无组织无纪律的都是一群愣头青带的部队,总人数也就两千人多一点。

    “可是,在战场上,每一个人力都是极宝贵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吗?我居然是在带着这样一群巨婴来对抗奥格瑞玛的征服者吗?这些家伙是这样……邓博莱和鲁道夫这些号称精英的也是这样!要是有他们的一万五千人,至少两翼的阵线是完全可以稳定住的。”

    门修斯元帅继续心塞中。他确实不反对调动一些人手上前观察,甚至试探攻击一下,但却无法容忍底下人自行其是。他已经决定,不管那些家伙是谁,是谁的谁,等到返回之后,无论胜负,都一定要把头脑挂旗杆示众了。

    这个时候,那群贵族门阀的青年子弟们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被决定了。这一刻,这些心中尚且还有几分血性的年轻人们感怀前人壮志,顿觉激情燃烧,斗志昂扬,血脉中无时无刻都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他们将是这场史诗之战的先驱者,就算是战死沙场,也会名垂青史;就算是战死,也一定要向那个卑劣的叛贼展示我们的根性。

    觉得自己仿佛是个殉道者的年轻人们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前进的。他们率领着各自的部下,分成了七八个乱哄哄乌泱泱只能勉强还算是方阵的编队,经过了数分钟实在是不成样的行军之后,终于停在了东门岛最东侧的边缘上,和对面天桥岛上最西侧的敌人,隔着平均超过三百米的天空对峙了起来。

    三百米,这已经超过了大多数弓弩手的射程,也超过了大多数攻击魔法的有效范围。可是,这世界上又有什么能难得住这群的青少年们呢?有句话不是说过,有根性便能克服所有的艰难,跨越一切的障壁,化不可能为可能呢。

    如果做不到,一定是你根性不够。如果做不到,那不是还有生命吗?

    这群不停主帅号令的愤青们经过了短暂的商议后,很快便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将队伍中最好的远程武器集中了一下,退到了阵前,那是十二台蝎子弩和三台火焰连弩。五名穿着考究法袍,一看就是名门子弟的年轻魔法师们摆出了一个五芒星阵,一起施法,瞬间便给弩炮阵地布上了一个魔法护阵。此外,紫菜叔也的确是生了两个好儿子,他们聚精会神得施法,开始给面前的弩炮门一台台地附魔。

    这么搞下来的话,这边的天桥岛,以及正在布置法阵的李斯特他们一行人,正好就在射程之内了。

    从他们和稚嫩的年纪相当不符的老练施法节奏来看,应该是从少年时代开始就受到了相当严苛的魔法训练,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是,他们未来在施法者的成就上至少不会亚于他们已经凉在了钢铁蔷薇堡的父亲。

    这一幕,当然也落在了陆希的眼……嗯,感知之中。

    “门阀之首呢,倒也名不虚传。诺大的这么一个紫菜家族,年轻一辈中应该也还是有不少人才的。”陆希对阿克迪娜笑道。

    “很厉害吗?给十二台蝎子弩附的都是三环的魔化武器附魔和驭风附魔,确实能强化一定威力和射程。可是,若能采用五环的雷鸣缠绕,火焰溅射以及大气穿梭附魔,不是更好吗?”阿克迪娜眨巴着两只红宝石色的大眼睛,茫然地道。

    陆希沉默了几秒钟,叹了口气:“小迪娜,以后不要这么说话。很拉仇恨的。另外,也不准说是跟我学的!”

    卓尔小姑娘“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容不用说自然是超可爱的,但陆希表示反正我瞎了我看不见,接着向格瑞玛上校点了点头。

    酷酷的上校举起了令旗,用更加酷酷的动作挥了几下。

    然后,炮兵们便推着二十门收割者,从人群中拱了出来。

    这些玩意不用工序复杂的附魔,也不用手忙脚乱的上弦并且一支又一支地装弩弹,而且谈射程嘛……哦豁!

    大炮们刚刚立稳便直接齐射了,连打(喵)炮的没有仪式感一看这帮人就是注定和贵族无缘的下等人。炮弹在人群之中掀起了十几朵炽热的火花,将弩炮和炮手们都卷入了致命的冲击波和弹片之中,这才后知后觉地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

    是的,那护盾根本就无法抵达炮弹的轰击,在爆炸的烈风和魔法的光幕接触的一瞬间,就被彻底摧毁。摆出了五芒星阵的年轻法师就像是挨了雷击似的,一边抽搐着一边倒地。而还在两位还在聚精会神施法的双胞胎则更惨烈一些,直接被卷入爆炸最中心,彻底尸骨无存。

    同样尸骨无存的当然还有那些昂贵的蝎子弩和火焰弩,以及上百名士兵。

    愤怒的青少年们在初出茅庐的第一仗便感受到了现实的沉重,顿时便懵在了当场,然后便被他们仓惶后退的部下们裹挟着逃了回来。当然,他们也没办法继续体会成长的快乐了,很快就被更加愤怒的门修斯元帅砍了脑袋,用长矛订上了一整排。

    反正,门修斯元帅也并不准备考虑什么将来可。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这边的贵族军们也不敢上前造次了,任由第四军团的施法者们布置好了规模庞大的复杂法阵,走入阵内的星位,开始施法。

    因为隔得太远,门修斯元帅不能听到对方的咒文也看不清法阵的结构,可是,掌握了古老领主战旗的他,在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元素的不自然波动。那波动来自于自己的脚下,来自于稳定的大地之中,就仿佛地震似的。

    “土元素!这是……筑城术?不,或许规模更大。嗯,居然还可以这么利用吗?”

    我们都知道,筑城术也是相当有名的战略魔法。施法者们通过大型的法阵加成和利用,是可以短时间改变地貌地形,生生地在地面上拉一道城墙出来的。所谓的一夜筑城,在这个世界中可真不算什么新闻,连一小时筑城十分钟筑城都屡见不鲜。

    当然了,这“城”的规模有多大,能够持续多久,便完全取决于施法者们的能力了。

    门修斯当然不可能怀疑对方的能力。虽然陆希本人好像没有出手,但既然隶属于那支征服了奥格瑞玛的天空蔷薇军团,既然是这支英雄团体中的一员,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这个“城”一定是会筑起来的,而且规模不会小……那么,若是这面城墙斜过来呢?

    门修斯元帅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呼地站起了身。

    “阁下,让神机队……”

    “不,继续待命!”元帅从齿缝中咬出了一个声音,深呼吸了几口,将内伤和方才的愤怒全部抛之脑后,他左手掐了一个手印,闭目入神,灵魂延展开去,刹那间便和大军本营之后的古老元素战旗达成了沟通。

    “无畏公,我需要您的帮助!”

    “明白。”非男非女非近非远的声音虚无缥缈地在门修斯的心中响起,又虚无缥缈地消散。可紧接着,无形的意志化作了无形的干涉法则,向着那边正在汇集起来的土元素而去。

    在场几乎所有人,包括那些施法者们都看不到这无形的力量正在侵袭而来,可是,在紧闭双眼的陆希的视野中,这一切都是无所遁形的。他分明看到,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庞然的法则之力化作了朦脓的巨人,挥舞着双臂,从遥远的天际之远飞扑而来。它挥舞着双臂,张开巨嘴,发出了无声的咆哮。然而,那些活泼自在的能量元素们,却像是遇到了天敌似的一个个战栗得蛰伏在空间的阴影之中,再也不敢动弹露头。

    法师们自然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元素的冰冷,法阵的运转也开始停歇。

    “学……阁下?”

    “继续施法。”陆希沉声道。他紧闭双眼,观察着眼前这嚣张的无形巨人,随即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你以为,只有你才懂得什么叫法则吗?元素领主们的化身哦。

    陆希抬起了一只手,释出的混沌力量却在元素的世界中凝成了幽暗阴戾的灰雾,然后又聚成了投枪的形状。

    “看到这个了吗?”

    巨人停止了行动,也停止了咆哮。

    “滚回去!”

    巨人缩了一下脑袋,颤抖着化作了一道光,向着来的方向远遁而去。

    “我就喜欢欺负这种类型的器灵。”陆希对基蒂道。

    这种类型是哪种类型啊!器灵姑娘很想问,但考虑到一直以来的经历,表示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当根不说话的法杖比较好。

    修改过的筑城术法阵再一次平滑运转了起来,甚至运转得更加迅速,大概是刚才被吓唬了一把的土元素有了报复心理吧。总之,地面上微微的颤抖终于化作了地震时的震耳轰鸣声,响彻不停。而岩石和泥土也从两侧岛屿的边缘之处,宛若暴雨之后杂草般疯狂生长着,再放快了一百倍似的。

    十分钟之后,天桥和东门,两座相隔了三百多米的大岛,就这样被人为制造出来的“城墙”拼在了一起。若是有不知道的人看到,恐怕会以为这压根就是一座岛。

    “施法者需要的是想象力。这才是在未来日新月异的导力工业世界中不被淘汰的根本,你们是可以做到的。”陆希走上前,拍了拍李斯特和艾利欧特的肩膀,然后在这两个万年正太脑残粉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时候,翻身跃到了比赛佛勒斯的背上,大步冲到了三军阵前。

    他回身,挥手纸箱前方。“前路,我已经为你们铺好了。告诉我,我的战友们,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

    “蹂蹑他们!”